2)第73章 食髓知味_娇瘾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,不也过得好好的给我一个请假的机会,我快累成狗了呜呜呜呜]

  沈姒气定神闲地给她出主意:

  [嫌累你求陈渊啊,让他收购你们杂志社,给你放长假。]

  “youwish”周子衿回了条语音,拒绝得很强硬,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。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求他的。”

  [那你也别指望求我了,姐妹,我就是觉得太麻烦了,想想流程就头疼,等我比赛结束后再考虑吧。]

  而且

  沈姒一手揉了揉后颈,往后仰了仰,水面的花瓣在下巴处浮荡。

  而且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  可能是因为还没正式见个家长,也可能是相处这么多年,没夫妻之名先有夫妻之实了,什么订婚礼或者结婚流程,她反而没太多的紧迫感。

  就,莫名跳过新婚燕尔,直接步入老夫老妻相处多年的感觉了。

  真见鬼。

  沈姒一边腹诽,一边捞过旁边的浴袍,轻轻懒懒地起了身。

  长发吹到半干,沈姒看了眼空落落的手腕,突然想不起来腕间的镯子扔哪儿了。她撂下吹风机,打算折回去,腰间却突然一紧,被人抱住。

  齐晟从身后抱住了沈姒,习惯性地揽住她的腰身,“怎么这么久”

  沈姒下意识地躲了下,挣开他。

  齐晟的动作一顿,掀了掀眼皮。

  说实话,他不搭腔也不笑的时候,莫名有点冷,像是起了一点凶性。

  沈姒倒不至于怵他,耳垂反而可疑地泛了红。她轻咳了声,目光闪了闪,不太自然地往别的地方飘,“你走路怎么没声吓我一跳。”

  齐晟看着她微妙的反应,突然明白过来。他的视线在她身后一掠,嗓音沉沉地嗤笑了声,颇有点意味深长,“我就动你几下,这么娇气”

  他其实只用了两三分力,算不上打。但她当时的反应,格外强烈。

  当时她呜咽着往前躲,被他勾着腰捞回,抬手几下。然后她一直在哭,他哄她,她也不说话,似乎很怕这种方式。他这才住了手,终于放过她。

  齐晟抬手捏住沈姒的下巴,拇指按了按她的唇珠,“很疼”

  这话多新鲜啊

  她以为他这个始作俑者顶多跟她猫哭耗子假慈悲,结果他不干人事,连假惺惺的关心和忏悔都省了,还落井下石,甚至肆无忌惮地嘲笑她。

  沈姒觉得自己从前对他变态的程度认识还不够,他简直禽兽不如。

  她抬眸,面无表情地拍掉了他的手,“你就丧心病狂吧你。”

  她还磕坏了一只鞋跟。

  在办公室被他翻转过来时,她的脚踝搭在他肩上,随着他晃动。后来绑带不知道怎么就松了,高跟鞋砸在了地面上,磕坏了一只鞋跟。

  她自顾不暇,当时哪有心情管一双鞋啊但现在想想,全是面红耳赤。

  “真的不喜欢吗”齐晟看她面上薄红渐染,微妙的勾了下唇,眸色深了深,“你当时明明绞得

  请收藏:https://m.chenyuan9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